糖醋煎蛋

会考请假,明年一月见。

【伊耀】爱情是什么

湾湾:

见信好!

不瞒你说,我一直打心底地将你们几个当作十年前的鼻涕小孩儿看待,所以你这个“什么是爱情”的问题,对我来说相当地突然。万般心情稍微加以描述都嫌累赘,我知道你向来认为长兄无所不知,也不愿让你失望,抓破脑袋也要给你扯出一个答案来。凡讲道理要举例,然而我的情史简陋得可怜,小说上的爱情故事又往往误人子弟,思来想去只好把自己唯一的一段经历讲给你听,但愿你不会嫌它冗长啰嗦。

产生爱情的第一步一般情况下都需要两个人相遇。我初出校园,幸运地谋了一份喜欢的工作,初次出差就有着宽裕的时间让我去看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本田。即使隔了六年,我仍可以清晰地回忆起那座意大利城市,蓝天白云红墙绿树,下午的阳光尤其热情。本田带着他的同学顺路来接我,那是个高大阳光的小伙子,我看他第一眼时就在想,他头发和眼睛的颜色真像巧克力糖。不用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还有一根可爱的呆毛,长度惊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还打了一个旋。他就是费里,你稍微想象一下他年轻时的样子,戴着一副用来耍帅的眼镜,帅气得随心所欲还带点甜。

接下来他亲了我一下,让本来准备握手的我感到尴尬万分。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怪罪他,古语云王八看绿豆看对眼儿,我对他生不起气来,第一印象就是那么重要。他和菊做导游,带着我玩了个尽兴,也吃了个尽兴。爱情的第二步通常是两个人相熟,酒逢知己千杯少,熟悉一个合得来的人比熟悉自己还要容易。

爱情的第三步是防止误会。这听起来很容易,初中课本上都写着沟通的重要性。但其实这很难。我和费里西安诺认识后的第三天,本田打了个电话给我,他说,快来,费里出车祸了。
我甚至没有思考一下这狗血剧情发生在费里身上的概率,抓起钱包就往外冲。我的意语还很磕巴,但我仍然把慢悠悠的的士司机催得飞了起来。直到看到费里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的前一刻,我的心脏还在嗓子眼里砰砰跳得厉害。待我放下一颗心时,我发现我冷汗打湿了整个后背,又忘了穿外套,凉飕飕的秋风一吹像冰碴子刮。费里远远地向我招手,大声喊:“王耀——”

他身后的一帮狐朋狗友开始起哄,费里向我走过来,然后变戏法似地掏出一束红玫瑰。我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想必难看得要命。眼前一堆年轻人,活力张扬,在夜晚的酒吧门口热闹喧哗。我结束工作,已经准备睡觉了,被一个电话骗过来,看见小菊在人群中举起他那可笑的相机。又冷又心寒。我把费里西安诺的玫瑰推开,心中憋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要一股脑地倒出来,只恨我嘴拙心软,只能瞪这帮恶作剧的年轻人一眼,转身快步走了。

我满腔被捉弄的怒火无处发泄,回来之后就摔门,砸桌,开酒瓶。我那时也很年轻,暴躁易怒,一边喝酒一边拿出手机把费里西安诺拉黑了。小菊怎么可能恶作剧呢,这一切坏主意肯定都是费里和那帮狐朋狗友教的。我不是不知道他们的玩法,大冒险,一帮人抽签,抽到谁谁灌自己一杯酒,然后去完成各种稀奇古怪的任务。我喝完了酒,晕晕乎乎地照着清单将行李收拾好,这几天玩得太嗨,差点忘了自己此行是出差而不是玩乐。第二天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而后几个月内我差点就忘了认识过费里这回事。我有我的工作,要融入一个新的圈子,要死命地赶进度,要大把大把掉头发。意大利与我隔了近半个地球,我只会偶尔记起那蓝天白云红墙绿树,太阳很大压力很小,然后有一个巧克力色头发的鲁莽的年轻人,名字老长又难记,不巧把我惹恼了。差一点点,费里西安诺就要像我遇见过的不知多少个普通朋友那样淹没于久久不发一条消息的好友列表里。

圣诞节那天我终于有了假期,你们都还在上学,而我难得地收到了小菊的消息,他告诉我,如果我待在家里的话,就会有惊喜。我权当无所事事地期待一会,收拾好家里准备好饭菜,掐着指头算小菊敲门的时间。是的,我以为小菊说的惊喜就是他来看我。

接下来请你记住,爱情的过程中处处充满惊喜。

敲门声传来时,我正在餐桌旁摆弄手机。各大app一律被装扮成了红白绿的圣诞配色。我在静悄悄的小院子里也摆上了一棵小圣诞树,随意找了几颗巧克力糖果挂上去。我披了件大衣踩着薄雪往外走,一开门却不见小菊,有几分意外,再细细打量面前这披长风衣戴围巾的帅气年轻人,今年秋天的回忆一下子冲净了闲置的尘埃,鲜活地舒展开来。费里西安诺专属的巧克力眼睛,打着旋儿的呆毛,暖洋洋的笑容,还有一条织得笨笨却用心的红色围巾。往日的不快就这样烟消云散。但他表白的方式还是那样老套,我已经看腻了的,从身后变出一束玫瑰。

“我爱你,王耀。”他一字一句说,音调有点可爱的别扭。
一开始的假正经过去后,他拉着我用特意放慢的语速滔滔不绝地说话。大意就是,对不起,我错了,我没和你讲清楚,我当时抽中的是真心话,不是拿你取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沟通是化解误会和矛盾最有效的方法,不管是不是爱情都管用。无论是道歉,谅解还是表达爱意,双方都要冷静,要给对方一点时间。

爱情的第四步是双方鼓起勇气。至今想起仍觉得有点险,不知道费里在独自一人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找我时有没有犹豫过,有没有抱怨我的无情,最后又是如何下定了决心。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在越下越大的雪里有没有被冻傻,是觉得有人陪我过节开心一点还是有人向我表白开心一点。我只知道我们都很幸运,我们都很勇敢,我们没有辜负一场漂亮的圣诞节大雪。

爱情的第五步往往被人误会为责任。我不得不花点笔墨来絮叨一些琐事。现在是一个夏天傍晚的五点二十分,冰箱里放着半个西瓜,两个草莓布丁还有一篮子的番茄和土豆,桌上有我给费里留的意面,还有他爱吃的番茄酱。他会在五点三十分下班,不过他近日心情不错,可能会早退,但都会在六点左右回家。我不得不告诉他微波炉又坏了,我遇到这种倒霉事往往会心情很糟糕,幸好费里永远可以完美地解决问题并让我重新开心起来。今天邻居太太来找我问火锅底料的配方,一个不知名的调皮小英雄把储物室的玻璃砸了个粉碎,留下一个瘪瘪的皮球。我看到屋前燕子低飞,今夜无疑要下雨,我写完信后要马上收衣服才行。我昨晚刚刚赶完任务,现在正在等待上司的回复,这滋味不比等考试成绩好受。

这一天和我之前度过的近一万个一天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和我今后的不知多少个一天也不会有什么区别。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拯救世界也没有隐居世外,听起来很令人失望,但人们往往不能免俗。昨晚我加班到凌晨零点半,站在地铁口回忆起多年前第一次加班挨骂时流的眼泪,然后我给费里打了个电话,硬生生地从他开心到冒泡的话语中听出了淡淡的疲倦。我拐进街口的便利店,买了几包小零食。掐指一算,只要我一开家门,就会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亲吻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意面。我果然没有算错。

我和你讲这些事情,是为了告诉你,我们这一切与责任没有多大关系。世界上有两种婚姻,一种用褪色的爱情润色,以成年人的责任维护;一种用责任作一个装饰,其实凭的只是你爱我,而我正好也爱你。

我和费里交往后不久,有一次约会回来已是晚上,遇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在路边哭得撕心裂肺,费里上去劝,原来女孩儿与男朋友吵嘴,绝望到想死。我和费里一边报警一边轮番安慰她,直到警察将她接走后,费里拉着我问,耀,你觉得我们也会吵架吗?

当然,我们刚开始不就是吵了一架才在一起的吗。

那我们今后要是吵架了,你别急着生气,我先让你一步好不好?

我突然想起六尺街的故事来。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虽然这个例子用在小情侣身上有点滑稽,但无疑任何一种感情都需要宽容。六年来我和费里吵了不知多少次架,每次都是他遵守约定先让一步,我就紧接着拉他下了台阶。

爱情发展到这儿几乎没有第六步了,但它永远不会结束。现在我要开始回答你的问题了。

我每天都会把房间收拾得干净漂亮,而费里则用颜料将它们染花,我每天都要做菜,费里每天都要做意面和披萨,然后我们一起将它们吃掉。费里种了很多漂亮的花,而我把它们挖出来种了白菜。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除了自家房子以外一无所有,在嘉龙濠镜都要上大学时我甚至要天天啃白面馒头,现在我工作稳定,薪水还可以,出入过豪华的大厅也走进过山区的小屋,但我仍常戴着费里织给我的那条笨笨的红围巾。我嘴拙而他不,有一天被我强行赶出院子的玫瑰花开了,但委委屈屈地挤在小盆子里开得不是那么热烈。费里拿着花洒给我的大白菜浇水,转身对它们耸耸肩:“怪我,我爱耀甚过于爱你们全部。”

爱情于我来说就是这样。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不同的,而每一份都弥足珍贵。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在体验爱情上。

愿你也会拥有一份合适的爱情。


王耀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