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APH厨 懒得爬墙
要在高中活下去,忙着呢,坑多勿怪

【APH/天然呆组/书信体/甜HE】爱情是什么

湾湾:
         见信好!
         我一直把你们看作孩子,所以当你问我什么是爱情的时候,我十分惊讶,但转念想想你的年纪,也觉得差不多了。
         什么是爱情? 作为保守的中/国/人,我对爱情的理解就是那句人尽皆知的“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是在遇见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之前。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絮絮叨叨,但是如果要我尽力回答你这个略显刁钻的问题的话,我只能把话题扯到那个六年前的秋天。
         我初入职场,上司对我挺照顾,分配工作时,知道我在意/大/利有亲戚,便派我到那里出差。
         我的工作挺闲,这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去那座城市的美术学院见表弟本田菊。
        没错,那就是你现在所就读的学院,想必你很清楚那里的地形。我在教学楼前的树下站着,这不是因为小菊罕见地迟到,而是因为我很早就处理好了工作,闲得无聊便提前到了这里。
        很快,就有大学生成群结队地从楼内涌出来,我看着他们年轻的面孔,心里正在感叹我已经老了,就看见了小菊在向我挥着手跑了过来。
        他身边跟着一个个子比我俩都高的歪果小伙子,棕色的头发与眼瞳,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吸引我注意的是那跟长度惊人的呆毛,它比小伙子的其他任何一根毛都要长,特别抢镜地弯到一边,还打了一个旋。
        诶呀好萌啊。
        小菊夹在我们中间做介绍人:“耀君,这是在下的同学兼好友,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费里先生,这就是我表哥,王耀。”
         我友好地微笑着,准备向萌萌的小伙子握手,却看见那根长长的呆毛突然伸到我面前——小伙子的脸凑过来了。
         紧接着,他亲了我。
         虽然只是亲脸,但是那在我听来特响的“吧唧”一声还是让我感到特别尴尬。
         我知道这是西方的礼仪,但是我看到小菊那“耀君别方习惯就好”的眼神后我还是有点后悔冒险来意/大/利了。
         “非常欢迎你,小菊的表哥~”小伙子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我的心都要被萌化了,稀里糊涂就原谅了他的“冒犯”。
         费里西安诺是正宗的意/大/利/人,有着多情又热情的性格。他听说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后,便十分高兴地领着我去了许多有趣的地方——当然,小菊跟着。
         那天我们玩了个尽兴,在黄昏的时候找了个咖啡馆休息。
         这个城市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连一个小小的咖啡馆也布置得十分浪漫而精致,只是在这里,我们三只单身狗显得格格不入。
        费里却一点也没有单身狗的自觉,他为我们点了美味的点心与醇香的咖啡,然后赞美了一番服务员小姐的美丽: “你就像那娇艳的玫瑰一般让人倾心。”
         我已经做到了“习惯就好”,静静地看着费里夸得服务员小姐面带红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费里在柜台上取一朵玫瑰花的请求。
         费里摘下最美的那一朵玫瑰花,欢快地跑过来,把玫瑰递给了我。
         我一脸懵逼地借过玫瑰花,手足无措地看向小菊。 小菊的眼睛亮的吓人,我看到了他手上的相机,我白他一眼,又看向费里。
         费里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在见小耀之前没有备好一朵玫瑰,请让我弥补我的遗憾。”
         喂喂费里你冷静一下我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男孩子!!!
         最后我特别懵逼地收下了这朵玫瑰,因为在费里殷切的目光下,我仿佛失去了抵抗能力。
         我就这样成了费里的好朋友。注意,不是女朋友!!!
         毕竟我跟他到处玩了几天,也大概摸清楚了他的无差别情话攻势。当然,除了面对英俊的男士与名花有主的女士时。
        我以为他不认为我英俊帅气,还生了一会气,直到他亲自下厨给我做了一碗美味的意面。
        他刚开始时怎么也读不好我的名字,这就是他对我说欢迎时用的是“小菊的表哥”这个代称的原因。
        但是他别扭地念了几遍后,便能把我的名字念得特别顺溜。
        正好学校放假,他便带着我转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本来普通的小路被他用美妙的词汇描述出来就仿佛带上了让人流连忘返的魔力,我相信,他是个优秀的导游。
        我很高兴认识费里这个除了喜欢讲情话撩人以外堪称完美的朋友,他让我在这几天都保持着愉快的心情。
        认识费里第七天的晚上,我正在处理最后一点点工作,突然接到了小菊的电话。
        我一拿起电话,就听到小菊略显慌张的声音:“耀君,费里他出车祸啦!!!”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甚至来不及思考这狗血剧情发生在费里身上的可能性,只问了小菊他们所在的地址便抄起钱包冲了出去。
        我用生疏的意语不停地催着的士司机快点快点再快点,一下车便塞给他一张钞票,甚至来不及等他找钱。
        当我气喘吁吁地出现在街口时,便发现我被骗了。
        费里非常高兴地向我挥手:“王——耀——”
        在他身后,他的朋友们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我看见小菊也在这群调皮的年轻人的队伍里。
        费里跑过来想扑到我身上,却被我躲开了。
        他有点诧异,但马上从身后变戏法般地掏出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准备单膝跪下——
        我阻止了他。
        我死死抓住他的手臂不准他跪下来,沉默地看了一眼那束诱人的玫瑰,松开手转身就走。
        我走得很快很快,费里杵在原地,并没有追上来,我很快就走出了灯光所及的范围,走进一片夜色中。
        那晚的夜风特别冷,我的心中却极度地委屈与愤怒。
        一群年轻人的游戏,为什么要扯上我?我的脸皮薄,禁不起他们这般戏耍愚弄。
        费里太让我失望了,不知道他们西方人是不是都是这般的轻佻,拿一个不熟的人的自尊心来开玩笑。
       我才发现我连大衣都没穿就冲了出来。
       我自嘲自己真是傻,习惯性地对别人掏心掏肺地好,却没想到他只是一个刚刚认识一周的朋友。
       我回到旅馆,处理完了剩下的工作,我这几天几乎都忘了我是来意/大/利出差的,而不是来观光遛圈的。
       把糟糕的心情收拾好后,我洗了个澡,爬进被窝里,拿起手机,看见了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五十多条消息。
       点开一看,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堆费里的道歉。
       他一次次地表达了他的歉意,他说他与他的朋友玩游戏,他不知道我会讨厌这种行为,求我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不知为何,知道他只是在玩游戏之后,我的怒气又上来了。
       我关手机之前,看到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小耀,我是真心的。”
       他的道歉的确是真心的,但是我高兴不起来。
       我闷闷不乐地睡着了,睡到第二天,差点误了回国的航班。就连小菊也来不及送我——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回国的时间。
       回国之后,我的工作越来越忙,这让我几乎忘了在意/大/利这些愉快或不愉快的经历,但是我偶尔还是会想起费里这个天然呆的小伙子,有时候也会很想和他一起喝杯咖啡,尽管我更喜欢绿茶。
       很快就到了圣诞节的前一天——平安夜。
       小菊不回国,却神秘兮兮地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耀君,如果你待在家里的话,就会有惊喜哦~(・∀・) ~”
        小菊卖萌我很难抵挡得住,我便乖乖地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我坐在窗前望着屋外的大街,虽然是在中/国,过节的气氛仍然很浓,街上处处装饰着圣诞的主题色:红,白,绿。
        红,白,绿。我默默地想,小时候我就很想很想过一次美妙的圣诞节了,圣诞节有圣诞树,礼物,雪花,圣诞老人和驯鹿,想想就令人向往——虽然我不喜欢过于不踏实的浪漫——
        有人在敲门。
        因为不是春节,所以你们都没有回家,而且我与邻居关系也平平,我很奇怪是谁会来敲门。
        我下楼打开门,看着那熟悉的棕色的头发与眼瞳,再看看那根长度依旧惊人的呆毛,反应了好久才想起来客那长得让中/国人畏惧的全名——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ve~小耀……”这家伙还带上了他那一萌惊人的口癖,让我顿时忘了本来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的怒火。
       “费里,你怎么来了?”不会这家伙千里迢迢来中/国就是为了跟我过节的吧,我心里方方地想着,却不知为何有点高兴。
       费里啥都没说,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掏出一条白色的围巾,迅速地为我围上,还打了个蝴蝶结。
        我如果是个女生的话肯定尖叫着投入费里的怀抱,可惜我不是。
        我挑了挑眉,笑眯眯地看着费里:“说吧,你怎么来了?”
        费里脸上有点让我心疼的委屈,他低着头看着我,慢慢地说:“我只是想向小耀道歉……”
        我静静地听他说。
        “我想告诉你,那天我们的确是在玩游戏来着,只是……”他偷偷地看着我,我似笑非笑地瞪了回去。
        “我们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于是选了真心话。” 他慢慢地抬眼看我,平时情话说得一溜一溜的意/大/利小伙子此时看起来特别纯情,脸都红了。
        “所以你是想说……”
        “我爱你,耀。”他掏出一朵玫瑰,看着我的眼睛。
        我笑了,伸手,大大方方地接过那束玫瑰:“真巧了,我也爱你。”
        天知道面上淡定的我心里面有多么想炸成一朵烟花!
        感觉世界上所有鞭炮的火药都无法燃尽我内心汹涌的幸福感。
        所以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爱上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呢?见鬼了,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后来费里成了我的男朋友,陪伴我度过了这六年,还将要陪伴我度过一辈子。
        你现在应该明白爱情是什么东西了吧,那是一种甜蜜的,幸福的,坚定的,能够不知不觉入侵你的心灵的神奇的东西。这些事情可以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你执着于得到最准确的答案,可以去问问世界上最会说情话的人,弗郎西斯·波诺弗瓦叔叔或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我的爱人。
        总之,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不一样的,作为你的大哥,我很高兴看到你已经长大了,懂得思考这些成熟的问题。我想告诉你,十八岁是最美好的时光,你有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的权利,只要没有伤到自己,就没有人会阻止你。
        今夜,月色正好,我写这封信竟然用了一个多小时。但是过程是很美好的,它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没法在信中细细讲明,不过我猜你对一对老年人的恋爱经历也不会感兴趣,再说,我写了那么久都没出房间,费里肯定又要委屈了。
        愿湾湾能够得到一份幸福的爱情。
                                         ——永远爱你的大哥
                                                                    王耀
湾佬:大哥你花一个多小时写信就是为了到你单身的妹妹面前秀恩爱塞狗粮的吗?
小菊:在下才是真·人(bei)生(sai)赢(gou)家(liang)。

【第一次尝试书信体,如果排版失败的话我就认命了(bu),写了一个多小时,把写同人文的第一次献给了天然呆组qwq】

评论(2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