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会考请假,明年一月见。

【天然呆组】无题


*友情向

王耀把未婚妻的相片给费里西安诺看时,费里西安诺还守在他的意面旁边,放下叉子擦了擦手,接过王耀的手机,看那女孩的ins,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认得她,她的母亲教我高中的数学。”

“阿姨人很温柔的。”

“是,我哥哥那个班的人不喜欢他们的数学老头子时就会嫉妒我们班。”

“她像她妈妈,但是很活泼。她弟弟都没有她那么能闹。”

“她放学后来我们楼下等老师下课,如果老师拖堂就会扯着嗓子唱歌捣乱。”

“她在我这里待了好久,胖了四公斤多,常常借此骂我。”
“耀的厨艺是很棒的。”

“我给她买冰糖葫芦,怕碴子刺了她,把山楂剥下来分碎了放碗里,她抱怨我,说我弄失了冰糖葫芦的风味。”

“耀就要结婚了。”

“今年秋末,大概十一月份。春夏结婚夫妻多,我与她都不愿凑热闹。我家人倒是怕嫌寓意不详,但我们年轻人不讲究这些。”

“我还能为耀做两个月的意面。”

“我们计划要一个冰雪主题的婚礼,她爱极了艾莎,是冰雪奇缘里的女王。弗朗索瓦斯为她设计了极美的婚纱,”王耀翻出冰雪奇缘的剧照,“她拉我去看的,我以前从不看这些,你也知道。但是她喜欢,我便喜欢。”

“艾莎很美。”

“她穿上婚纱一定很美。她弟弟和我弟弟吵着要做伴郎。”

“我来给耀准备别的吧,你不能缺个照应。”

“谢谢你,费里。”

婚礼的事情张罗起来了。费里西安诺搜罗亲朋好友,设计请柬。王耀翻看名单时,会指着陌生的名字请费里回忆,费里西安诺在心里深深叹着气说:“我们在街时的邻居老太太,耀你还记得她那只黑猫吗?”王耀歉然。

费里西安诺天天给王耀做意面,番茄,培根,奶油,虾仁,罗勒,火腿,不重样地做了六十多天。

费里西安诺来大厅里考察,皱眉说:“这白花未免太多。”指挥着人撤掉了几排。到了结婚的前一天,他给挑了香水和西装,把王耀扯到镜子前比划,再给王耀弟弟选了一身,王耀弟弟赢得了这场战争。

到了婚礼的那一天,费里西安诺低着头给王耀打领带,和王耀约好多多联系,然后坐在酒桌旁,看王耀挽着新娘的手。

费里西安诺回到公寓后,常以为王耀还在隔壁间,躺在沙发上高高喊一声王耀,“记得买菜了!”翻了个身意识到王耀不在,摇摇头,把报纸扯到脸上。半晌过后,才温吞吞爬起来披上大衣买菜。

他把二人份的意面下了锅,吃不完,一半放进冰箱里,后来嫌不新鲜,就倒掉,希望自己明天可以记得只下一人份。

王耀有时会觉得觉得对不起费里西安诺,他和妻子都太年轻,小日子像泼了的蜂蜜那样又甜又乱,等到想起敲费里的聊天窗口时,又因为拖得太久而不知怎样道歉,以至于与费里联系这种事情,一日复一日地拖下去了。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