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APH厨 懒得爬墙
要在高中活下去,忙着呢,坑多勿怪

【黯耀】兄弟俩的故事(下)

◇cp黯耀,伪兄弟设
◇HE
◇俩个普通人

将一个大佬引进家里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酒瓶从桌上滚下来,在地上砸成碎片,酒水淌了一地。一地的烟头浸在酒里,在地板上留下乌黑的痕迹,屋子里萦绕着烟酒的呛人味道,简直跟前室友还在时一个鬼样。
王耀怒气冲冲地破门而入,看见王黯瘫在床上,不知几天没洗的脏衣服铺满地面。王耀后退几步,弯腰抱起一地的衣服,特别嫌弃地扔进洗衣机里。
就当他还是自己兄长。
王黯是不会做饭的,他能帮忙切菜,把一大块猪肉带骨头甩在砧板上,撸起袖子,拿起菜刀,横着哐哐哐,竖着哐哐哐。房东老人在楼上听着声音吓得腿软,颤颤巍巍跑下来找王耀。
于是王耀便把王黯赶出了厨房。
王黯心情不好地瘫在沙发上,直到王耀将饭菜端出来,他就吃完了大部分。
洗碗这活儿王黯包了。
王耀要准备期末考,房间的灯每晚都亮到半夜两三点。王黯浪到半夜一身酒气地回家,看见灯光打王耀房间门缝亮出来,气得破门而入。
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王耀猛一抬头,冷漠地瞅一眼王黯,拿起笔继续奋笔疾书。
“两点二十九分。”王黯面无表情地指着手表,眼一眯带出黑帮老大的气魄来,“给爷滚去睡觉。”
王耀眨眨眼丝毫不怕:“不急,离三点还有……”
“马上!”王黯脸色彻底冷下来。
“哦。”王耀颤巍巍地站起来。
“你出去,我好关灯。”
王黯冷笑一声,抱臂杵在那里。
王耀气冲冲地蹬了鞋钻进被窝里。王黯马上奔到书桌前,麻溜儿地把所有复习资料收拾起来,摞起来足有厚厚一沓。王黯露出一个想爆粗的扭曲表情,啪地一声把灯敲了,咚地一声带上门。
王耀在一片黑暗里比了个中指。

王耀便在周末去图书馆里泡上一整天,直到夜色将近时才回家。拐进安静的小巷子里,走了几步发现不对劲,四周不知何时已围上一些人,看打扮都是街头的小烂仔,有几个杀马特的发型顶在年轻的脑袋上,让王耀很想笑出来。
那些人都凶狠地盯着他,努力营造出来者不善的气场。
王耀装傻地紧了紧书包带子加快脚步,希望这帮人不是来找王黯的弟弟算账的。他没走两步,机灵地一个偏头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拳。
王耀小时候跟着爷爷也学会一点点功夫,此刻心里一点都不慌,扳住企图从背后偷袭的一个混混一个过肩摔扔进路边沟里,抓住另一个人拿刀砍过来的手腕狠狠一拗,抬脚踹翻,顺便夺过他的刀,刀尖指着其他几个人,目光沉下来。
他瞄准了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小头目直刺过去,刀尖擦着目标时迅速地旋转,那人惊得飞快地躲避,手臂正好扎在刀尖上。小头目惨嚎一声,王耀拔出刀,往他左膝窝狠狠一踹,那人被痛翻在地,王耀一只手把他拎起来,肘尖一曲撞人肚子上,再往右膝窝也补了一脚。
王耀松了手,那人便瘫倒在脚下。
其他几个人想必是被镇住了,王耀露出渗人的微笑,将沾了血的砍刀细细地映着巷子里惨白的灯光。剩下的那三人吓得手都在微微发抖,却不甘心这样放弃,恶狠狠地对峙着。
在所有人都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最右边的小青年突然惨嚎一声倒在地上,黑暗中王耀只看得清刀锋划出的光刃刷刷刷飞舞,对面几个人都倒下来了。
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狠狠踩一脚最后一个人的脖子,转身拉起愣愣的王耀就跑。王耀背着沉沉的书包跑起来加倍吃力,跑出这条巷子看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绚丽夺目的霓虹灯,他的心放下来,一把挣脱那人的手,蹲在路边大口喘气。
拉着他跑的那人也蹲下来,掏出一根烟点着。
王耀侧过脸,看着那一点点红光在暗蓝色的夜色下燃烧。他苦笑一声:“你招惹的人可真多啊,王大爷。”
“别叫我王大爷,像是菜市场里讨价还价的老爷子。”王黯的声音低低地响起来。
“那些人的确是我招惹的,他们不敢找我,就找了我的蠢弟弟。”
王耀作苦恼思考状:“那我可不可以把您请出去呢,王黯大人?”
兄弟俩心里都清楚,请出去也没用,王黯有个弟弟叫王耀,是个弱鸡高中生,王黯大张旗鼓地折腾这些天,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
王黯倒是不怕:“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今天只是意外。”
王耀下决心要抓住这个机会 不可能那么快放手:“但是我想来想去,王黯大人既然搬来我这儿,就要入乡随俗,从今天开始,不在家里抽烟,不在家里喝酒,不夜宿不归,不惹是生非,可好?不好的话我还是去餐馆打工吧。”
王黯:“……”
兄弟俩在黑暗里对峙许久,直到王耀腿麻站起来。
王耀:“我要回家了,拜拜。”
王黯站起来抓住王耀的书包带子:“随你便。”
“你说啥?”
“……”
“我问你说啥?”
“好。”

王黯在家里不抽烟不喝酒,那他在干什么呢?
王耀第二天晚自习回到家,打开大门往里一望,瞬间以为自己开错了门,赶忙道声歉关上门,后退几步打量打量门口,又看了几眼门牌号。直到大门被气冲冲的王黯打开,伸出脑袋喊:“兔崽子脑袋被门夹了?在外面吹夜风啊?”
王耀走进来,看了看桌上摆开的书,露出了爸爸般慈祥欣慰的笑容。
王黯被他瘆得抖了抖,狠狠敲下王耀脑壳儿,把他敲醒了。
“你怎么可能会看书呢?肯定是我备考备得神志不清了。”王耀嘟囔一声往房间走,又被哭笑不得的王黯拦住。
“我看书,有那么不可思议吗?”
王耀点点头。
“而且看的还是英文原著大部头,”王耀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或许这就是大佬吧。”
王黯扯着僵硬的脸,又狠狠敲了一下王耀的头。
王耀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了王黯这些年一直都在断断续续地上学然后还在年级里保持中上的成绩高中毕业后就开始自学的事实。
“或许这就是大佬吧。”王耀瘫在沙发上。

王耀在书桌上立了一本日历,在日历上用红笔重重圈出一个日子。
离那个红笔加粗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王耀全力备考的心也分神了,他开始频繁出入街口那家朋友开的蛋糕店,在一片奶油巧克力精致的香味中泡上好久才出来。
红圈圈的日子终于到了。
王黯在家里瘫了好久,看看手表,骂一声小兔崽子不知道浪哪儿了,开门头伸出去望两下,又觉得被看到会丢脸,便缩回来。
等了好久好久,门板噔噔地响了两下。
王黯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又怒气冲冲地躺回去。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来,王黯瘫在沙发上,瞅都不瞅进来的王耀一眼。
王耀也不恼,笑嘻嘻地把门关上。跑到桌子前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放下,用很得意的语调说:“王不亮你看!”
王黯瘫在沙发上,慢慢地,慢慢地把高贵的头颅转过来。
“你做的?”
王黯盯着那小小的蛋糕,很简单的造型,插了几根蜡烛。
“你还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本来无所谓了。”王黯突然笑了一下。
“我从小记着的,总有一天要分掉你一半的生日蛋糕。”
“好。”

情人节那天王耀完全没有想过去凑热闹,期末考结束了,他的成绩一如既往地优异,但是学霸并没有女朋友,只能委屈地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翻书。同学们都是成双成对地,拿出手机刷一下,一大片的秀恩爱,每个社交软件上都是要溢出屏幕的粉红泡泡。
王耀想到前些天的那个蛋糕,他最终还是打消了将蛋糕做成心形的念头。他的朋友哈哈大笑着,拍他的肩膀:“难得主动哇小耀!”又推荐给他犯着腻的奶油巧克力,粉色的爱心情书信纸,红艳艳的玫瑰花。他一一拒绝过去,终于无奈地坦白:“这是给我哥做的。”
那朋友惊得睁大眼睛道歉:“实在对不起,我看你的眼神……不小心误会了,呀看我这不靠谱的经验。”
王耀的心一下子落下来,脸一下子烫起来。朋友关切地伸出手碰碰他的额头:“不舒服就不要勉强自己,我叫店员把蛋糕送回你家,你再休息一会儿。”
“不了,我怕他会把莫名其妙的蛋糕扔出去。”王耀看一眼七点的时钟,还不晚,他还可以在躺椅上睡一个小时。
王耀认为自己很累了,但是一躺下来就睡不着。他躺在蛋糕店的厨房里,可以嗅到刚出炉的蛋糕香,听到门外有偶尔有客人掀门帘进来。他听到一个父亲为女儿取生日蛋糕,一个丈夫为妻子取婚纪蛋糕,还有一个男生要取一个爱心蛋糕。
“是给女朋友的?”朋友随口问了一句。
“给我男朋友。”那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嗯,蛋糕拿好,祝你们幸福。”
王耀在混沌中听得这一句,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睁开眼。
父亲早在王黯离家出走后就告诉过王耀,王黯并不是他的亲哥哥。老家乱七八糟的认亲习俗他是没记清楚,只记得自己心里像儿时去戏院看大戏开场,锣鼓丝竹一阵响,闹得心里疼起来。
他眼前晃过王黯英挺的眉眼,连着记忆中的哥哥一起陌生起来。王黯在黑暗中叼着烟,烟尾巴上晃着刺目的红,他只看得到那年少的侧脸,仍有不羁的痞气,却一瞬间远了嘈杂的人潮,黒和白的光影,红和绿的霓虹灯都模糊成了背景,世界风雨后般静下来,他听见自己的心咚地跳了一下。
王耀走过去,将自己那蛋糕拿出来。
最后自己那暧昧不清的心意并没有被拒绝,王耀觉得整个人都是幸福的,但是其实他什么都没得到,于是这一天愈发落寞起来。
王黯拍门进来,看见咸鱼弟弟窝囊极地缩在沙发上,走过去把人拎起来,勒令他拾掇拾掇首尾,马上去外面浪。
大街上的情侣一对对,人挤人,天已经黑了,商店都缀着爱心的彩灯,摆着成束的玫瑰。人潮太过拥挤,王黯把王耀的手拉起来,扯着他在人群里挤着走,到了一个广场坐下来。
王黯不在家就开始抽烟,他把一根烟捻出来,用打火机点了很多次都没点着,抖着手把整盒烟扔进垃圾桶里。
王耀没有注意到王黯的小动作,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别人热热闹闹的爱情,像隔着橱窗看着自己心仪已久却不敢说出口的玩具。
他把头埋进臂弯里,第一次不想理王黯。他不明白王黯在这个日子将他拉出来凑热闹是什么意思,或许王黯早有了看上的人,如果要拉着他来出谋划策的话,他可能是不忍心拒绝的,好孩子王耀。
广场上空开始有零零散散的焰火,划破黑夜绽出巨大的心形,有人在欢呼,几对情侣拥抱,几盏孔明灯带着骄傲的爱心升起来,有烟花撒了满地的玫瑰,气氛自上而下一层层地热闹起来。
王耀抬起头,看着人群笑,心里却发苦,不去看旁边的王黯,他想说他有成堆的作业,他宁愿奋战一个通宵来纪念这个日子,也不愿意出现在这里,格格不入地多毁气氛,空被笑话。
王黯轻轻地推了推他,让他看过来。
上一个烟花刚刚落下来,夜空有几秒钟的宁静。王黯站起来,将一个烟火筒放在地上,拿出打火机点燃了。
引线滋滋地响,一个火花闪了一下,嘭地冲上夜空,压着满天青灰的烟雾绽开一朵巨大的火红色烟花。不拘于爱心的形状,像烈焰烧在夜空上,却转瞬即逝,零零碎碎的火花像红色的星星落下来,划出灰白色的烟雾。
王耀一下子站起来,脑袋还晕乎着,眼睛却盯紧那开了几秒的烟花,下意识地想把那独一无二的样子刻在心里。他看见王黯走过来,抱住他。
王耀用力抱住王黯,又松开手跳起来,大喊一声:“王黯,我爱你!”
整个广场的人安静了一瞬间,突然齐声欢呼起来。人们挥动着玫瑰花和荧光棒,高声呼喊:“在一起!在一起!”手机的闪光灯不停地亮起来。
王黯用手护住王耀,微微笑起来,用仅他俩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我也爱你。”

END

【我就说了
我tm迟早会填完坑的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