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APH厨 懒得爬墙
要在高中活下去,忙着呢,坑多勿怪

【中华组】未归人

王耀穿了天青色的长袍,坐在院门前落了雪的台阶上。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院外的天地一片苍茫。灯笼灭了,冷硬地倒在一边,被雪水沾得皱起来。一步之外就是寒风凛冽,他的头倚在门柱旁,脸色苍白如雪。
王濠镜来劝他:“先生,外面冷,进屋里等吧。”
王耀摇摇头。
濠镜无奈,把一件月白的裘衣给他披上。
天暗沉沉的。
王嘉龙把院门推开出来了:“大哥,已经半夜了,别等了。”
王耀还是摇摇头。
王嘉龙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把手套摘下来给他。
王耀倚在门柱旁昏昏沉沉地过了好久,看见王春燕提着灯笼出来了。
“你在等她吗?别等了,那边早就来了消息,说今年如旧,不回来了。”
王耀没说话,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
王春燕的心蓦地缩起来。
“你回院去,我替你等。”
王耀被硬拉起来,推进院门里。
院里那株梅花迟迟未开,枝干上落了许多雪,孤僻地站在院子的一角,沉默着。
王春燕站在台阶上,举着灯笼,目光远远地望出去,夜色苍茫,什么人也没有。
灯笼照亮了门前王耀红纸写的“团圆和乐”横批,传统的红色在雪夜下喜庆又凄凉。
她呆呆地立了会儿,推开门悄悄地回去了。
在夜色里也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在远远的雪地里站着一个人,撑着把伞,一动不动,虽然穿着桃红色的裙子,却没有月光照过来,便沉寂在夜色里。
见院门口的那一点光已经消失了,她便抖了抖伞上与衣裙上的雪,转身离开了。
仿佛今夜大院儿里的喧闹喜庆欢度新春的热闹样子完全不属于她的。
她终于走了。

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很短而且矫情。
发烧请了假,可能开坑速度会慢下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