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APH厨 懒得爬墙
要在高中活下去,忙着呢,坑多勿怪

粤桂兄弟的欢脱向小故事

【欢脱向放松身心谈恋爱的故事
换了个(不)正常点的画风
一个一个小段子格式,手机排版是硬伤
又名桂爷带你转深山】

树从两旁人行道上的四方树池里长出来,在高处伸展开枝叶,相隔几米的两棵树又缠在了一起,纠成了巨大的伞盖,将整条街松松地罩住了。中午日头正大着,阳光被叶子切成碎片洒下来,于是道路变得金光斑驳了。枯黄蜷曲的落叶风一来便松了手,在阳光中像群金色的蝴蝶般落下来,零零散散铺了一路。
王粤踩着一辆小黄车,在王桂左边并排的位置,看着王桂打见面来就平静无波的脸,阳光落在王桂脸上的时候,王桂的脸色便显得过分的苍白。
王桂作为王粤的哥哥,可比王粤瘦削多了,但一点也没有显出弱气来,仗着自己导游兼当家的身份,硬是要走在王粤前头,只是王粤不让,于是两人便并排着,但是路人看上去,王桂还是领先王粤半个车轮子。
王粤扭过头,又专心打量起人行道上的店铺。这条街上多是布店,五颜六色的布块被摆在店里的桌子上,墙边也堆着一筒一筒的布料,店面不大,却有大商场琳琅满目的感觉。中间颇有违和感地夹杂了几家小食馆,摆着餐价牌子,上面尽是几块几毛,锅上煎着饼或煮着粉,有两三个客人围在木桌旁埋头饕餮。
王粤丝毫不羡慕食客们。王桂跟他说过,回家后为他下厨。
他瞧王桂咸鱼了几十年,眉目间那股悠闲自在的神情,像极了把诸事推给王京后的王耀大哥。休闲的环境让王桂提前做起了一个三千岁的老人在家享清福,貌似什么都看开了。王粤突飞猛进的这些年,也没见王桂急过,就这样心平气和地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车轮慢慢地碾过枯叶,传出碎碎的声音来。
“树种得那么密,会不会有毛虫呢?”王粤思考着什么,冷不丁来了一句。
“有,当然有。”王桂慢悠悠地回答,“我在树下走了几十年,挨过三次。”
王粤的右手剧烈地抖了一下,突然把车把手甩了出去,幸好一只脚着了地,迅速地翻下车,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乜事?”王桂心想这孩子不会抽疯了吧,他扫一眼王粤手背上的绿茸茸不明物体,有点懵地站在旁边,王粤急得跳脚,大喊:“哥你别傻啦,巾纸!” 王桂才反应过来,抽出纸巾把那坨毛茸茸捏起来,卷成一坨。
王粤一脸吔了翔的表情,又抽出一张纸巾使劲儿摩擦。
“哈哈哈哈刚说完你就中奖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王桂用力拍打王粤的背,“广东佬的运气真是好到让人羡慕,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王桂我扑你个街。”王粤说。

小区门口有一株三角梅,正开得热烈大方,半面墙上都是爬山虎,从楼顶垂下来,嫩绿的芽向上翘着卷起来。都是白砖的居民楼,每层楼都有一个小阳台,铁栏杆后摆着各种小盆栽,多是葱绿葱绿的植物,夹杂着几朵温室的花,甚至有人家养了一笼子鹦鹉。电线电缆驾在半空中,挂在窗户下,连着楼下乱停乱放的老旧自行车,不知主人是谁的破轮胎,垃圾一般随意堆放的红色蜂窝砖,显出一点凌乱来。
王粤跟着王桂走上一小阶一小阶的狭窄楼梯,在五楼的一扇绿色铁门前停下。门上贴着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倒福和对联,门锁都有点生锈。
开了门却是另一番景象,相当宽阔的客厅地砖干净得可以反光,书柜与餐桌摆放得整整齐齐,并不昂贵的家具都被很用心地照料着。门边摆着一盆万年青,精神抖擞地舒展开宽大的叶片。
“粤仔,你的房间在里面,拿这串钥匙挨个试试,开得了的就是你的。”王桂把钥匙塞给王粤,“再扑我街的话我就把你从五楼扔下去。”
“王桂我丢你老母。”王粤说。

王邕今个儿趁着王桂去接他多年不见的粤仔老弟,也悄咪咪地翘了班,在空调房里啃西瓜喝冰冻番薯糖水。把座机撂外屋,手机关个机,任王钦王柳他们怎样夺命连环call,都call不到这位罢工大佬。
偷得浮生半日闲,小日子真心惬意,嗝。
所以瞅着门把手突然转了两下时,他内心是懵逼的。
卧槽说好的这是桂哥的私人住宅呢?!
难道暴露了什么?
看着这凶狠旋转的门把手,王邕感到了一股杀气。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王·做贼心虚·邕冷静下来,把电脑上的游戏关了,整理一下仪容——虽然他只穿了老大爷背心短裤人字拖——以最官方的微笑面对猛地把门推开的人——
“卧槽粤仔——先生是你啊,贵客到此,有失远迎!”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王粤特别后悔穿了装逼型黑西来桂家做客,下了火车后他就跟着王桂骑小黄车,一路上火热的太阳让他明白了什么是如入蒸笼之境,偏生王桂穿的贼清爽的老百姓布衣,眼前这个王邕穿的更是老大爷or屌丝基本搭配,为了温度真的是一点风度都没有了,让他有一口老血梗在心里的感觉。
“你好,好久不见。我去冲个凉先,再见。”
王粤走到冲凉房门口才发现自己的行李还没到,于是他又踏进了王邕房间。 因为那里有空调。
王邕看着他那一身都觉得热:“友仔,把外套脱了吧,南宁今天三十八度。”
“广州今天三十一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王邕大笑着把广东佬的黑西外套扒下来,登登登跑到外屋,把外套递给王桂。
“话说那间屋不是我的嘛?”王邕指指点点抱怨,“你看清钥匙再给人啊,差点吓死邕爷了,以为那帮崽子来兴师问罪。”
“抵死。(活该)”王桂说。

“要吃什么?”王桂问王粤。
“螺蛳粉吧。”
“粤哥你竟然选择了螺蛳粉,这让我身为一个首府的颜面何存哪!你好歹有点追求,在南宁就要吃正宗的老友粉!”王邕炸道。
“晚餐要吃正餐,老友粉宵夜再吃。”王桂把啤酒鱼,酿豆腐和炒田螺端出来,“抱歉没得选了,晚上九点半想去中山街逛的话,必须要在七点半之前把晚餐搞掂。”
王粤悄悄问王邕:“所以王桂问我要吃什么是几个意思?”
王邕乐了:“这叫尽了地主之谊。”
“……(´இ皿இ`)”

王粤一脸冷漠地看着鲜红的汤汁,嫩绿嫩绿的青菜上是切成几段的黑鱼,淋了酸辣的酱料,那味道仿佛一下子冲进心里,热辣辣的毫不做作。白嫩嫩的豆腐淋了相比之下清淡得多的汤汁,撒着油绿的葱花。乌黑的螺壳上点缀着红得让人发怵的辣椒,一点点螺肉从壳里露出来,引诱着可怜的食客的胃。
“……( ̄¬ ̄*)”
“别急啊饭还没打!”王桂在厨房喊了一声,围着男式围裙端着米饭出来,把碗筷细细地摆弄好。
“请坐。”王桂把王粤拽到自己旁边,往座位上按下去,王邕已经拍了照放到朋友圈里。
“跟桂哥一起吃晚餐(๑´ڡ`๑)”
“ ( ̄ε(# ̄)☆╰╮o( ̄皿 ̄///)”by王柳。
“ (╬ ̄皿 ̄)=○#( ̄#)3 ̄)”by王钦。 “▄︻┻┳═一∵∴(∵_,∵)>>”by王漓。
“Pia!(o ‵-′)ノ”(ノ﹏<。)”by王玉。
……
王邕心满意足地关了手机,王桂暗中观察着这一切,把一片姜怼到他碗里。
王粤夹起一片鱼,张嘴入口,细腻肥嫩的鱼肉酥软得恰到好处,鱼肉的鲜香,啤酒的清香与酱汁浓厚的酸辣味轻易讨好了挑剔的味蕾,难得的幸福感与满足感在心内升腾起来,在他的脑内炸出一片烟花。一口下肚,汤汁的辣劲与鱼肉的鲜味又返上来,带着清冽的酒香,完美地结束了这一口的品尝,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味无穷。
王粤又夹起一块来,卷着饭送进嘴里。灌了汤汁的米饭带来厚实感,就像把生活的滋味细细嚼碎了,实实在在地咽下肚里去。酿豆腐味道也是极鲜极美,缓了一缓辣劲。王桂和王邕已经在抢那一盘田螺了,王粤夹起一个,拿根牙签熟练地把圆圆的小盖儿掀开,挑出螺肉送进嘴里。鲜辣的螺肉灌足了汤汁,像是在举行着一场宴会,也不知道是香味在味蕾上舞动还是味蕾在香味上舞动。
酒足饭饱以后,王粤和王邕摸着自己溜圆的肚皮,在沙发上并排瘫着。王桂又要里里外外忙着收拾餐桌,清洗碗筷。王粤看着他围着围裙,把衣袖挽到肘尖上,有点碍事的留海撩起来拨到耳后,眉目间尽是淡然的平和。虽然王桂过的是所谓的苦日子,但那双手并没有失了本来的样子,还是相当的白皙修长,分明的指节又丝毫不带女气。他看着看着,心里好像有朵小花要开了。他戳戳正在刷朋友圈的王邕:“我能不能把你大哥娶回家啊?”
王邕傻了两秒,把空调遥控器砸了过去:“我铲死你个扑街仔!”
“……(´இ皿இ`)”

王粤换了最简单的黑T和卡其短裤,坐公交车同王桂王邕一起去中山路。一下车他就有点懵,宽宽的街头人挤人,虽然已经九点多了,灯火却比白昼还通明。街两旁排排小食馆和流动的摊铺,小贩们把干货整整齐齐地码在透明的窗口后,打开了暖黄色的灯,照得烧鸡烤串黄澄澄,格外鲜美些。店铺的招牌更是一家比一家闪亮,在头顶的夜色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带着香气的白熏熏油烟从各店窗口冒出来,店里摆着几桌几椅,店外还摆着塑料椅子,客人照样满当当。
王粤紧紧跟在王桂身边,听着王邕兴奋地说要请自己吃正宗的老友粉。王桂迅速暴露了本性,不一会儿手里已经有了两只烤羊肉串和一袋酸嘢。当然王粤王邕也没闲着,在走到那家复记老友店门前,王粤已经吞了一只烤翅和一块艾叶糍粑。王桂最常来这里,熟练地点了三碗老友粉上来。
鲜红的汤里半埋着葱绿的生菜,油黑的香菇和嫩黄的笋片,白溜溜的粉条浸在汤里,还缀着爆红的花生和乌黑的豆什。酸辣的味道滚滚涌上来,还没入口就在味蕾上打了个弯。
王邕也不顾拍照了,先动筷。王粤把手机掏出来,暗搓搓地给老友粉照了一张,给灯火通明的中山路照了一张,给坐在他旁边专注吃粉的王桂照了一张。然后单手发了一条朋友圈。
“跟桂仔吃宵夜 ̄﹁ ̄”
然后关了手机,心满意足地再次享受味觉的盛宴。
“唔好食咁快,睇你辣到出汗着。(不用吃那么快,看你都辣到出汗了)”王桂特嫌弃地看着辣得有一点点飙泪飙汗的王粤,把一张餐巾纸递过去,王粤默默地接过来,抹了把汗继续肝。
十五分钟后。
“仲辣牟(还辣吗)?”王桂把空水瓶子接过来,酸嘢黄瓜递过去,“叫你唔好食咁多,食牟齐俾邕仔食(叫你不要吃那么多啦,吃不完给邕仔吃)。”
王粤狠狠咬了一口酸嘢黄瓜,汁水缓解了辣劲,他总算活过来了。
“阿邕呢?”
“走失了。反正这街细,老熟客不会迷。”王桂丝毫不担心他首都大人的死活。
后面的人嫌他俩走路慢慢吞吞,从王粤旁边绕到前面去,免不了小小地撞了一下。王粤把酸嘢袋子提溜在左手上,腾出右手来抓牢王桂的胳膊。
“别扯。”王桂说着,却没有甩开他,原来眼睛盯着小食摊的煎饼,没工夫理他。
王粤把他的胳膊松开,又把手牵起来。
“别走丢了,我路痴。”王粤找了一个借口,名正言顺地拉着王桂。
于是一路下去都没有人来撞他了。大抵都把他们看作一对儿,默默退散了。

“跟桂仔吃宵夜 ̄﹁ ̄”
“( *・ω・)✄╰ひ╯”by王桂。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by众人。
“截图给大佬。”by王嘉龙。
“香哥干得好。”by王邕。
……
王粤关了手机,默默地在王邕给他另找的空荡荡客房床上躺下来。

【写完心情好一点儿
(❁´︶`❁)】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