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煎蛋

APH厨 懒得爬墙
要在高中活下去,忙着呢,坑多勿怪

【原创】神钟之国

残阳悬挂在很远很远的山尖上,半边天都是热烈壮美的金红色,像皇宫里诡异的金色牡丹。然而在天的另一边,被军旗分开的另一边天,却有无际的夜色涌来,墨一般极深的黑,到近前便过渡成深深浅浅的灰。它们停住了——让这夕阳再嚣张几刻,让它在黑夜到来前轰轰烈烈地放一次光吧,很快,天空就要被黑夜占领了——迟早的事。
年轻的将领笑着,想着。
黑暗是迟早的事,但他知道会有黎明。怕等不到黎明出现,他曾尽全力挽救夕阳,却终了然无功。
颓败已成定局,又何必挽救。
军帐内炉火快熄了,将领丝毫不以为意,他拢了拢火炭,盯着它们可怜兮兮地挤在炉内,火红一点一点褪去,像生命的光芒终于熄灭了,了然地与黑暗融为一体。
他听到军师的靴子匆匆忙忙地踏在沙地上的镗鞳声,像死神拖着索命的铁链子跑过来。
军师跑得那么匆忙,是有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呢?
他垂下眼睑,从军师手中接过那封薄薄的父亲的信,犹豫了一瞬,很随便地拆开,将皇家尊贵的信封扔进熄灭的火炉里。
军师诚惶诚恐地弯下腰,年轻的将领终是改不掉桀骜的性情,然而很快,他就会尝到身为皇上一个傲气的孩子的苦果。他就像一匹烈性的野马,锋芒毕露,不是好事。
将领一目十行地扫完了信,轻笑一声,将那张信纸也扔进了炉子里。他又把乌黑的炭块拢起来,很快把信纸同信封埋进了火炉深处。
军师抬起头,大胆地打量这个倔强的濒死的不驯者,语气突然变得悠然起来:“明日清晨之前。之后收兵回都。”
将领盘腿坐在毛毯上,似是完全没有听到军师的话。他动作几近虔诚地拨弄着他的炭灰们,军师从鼻腔里喷出一声极轻的嗤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拍在桌案上,转身出了营帐。
将领把拨火棍扔进炉子里,闭上眼睛。
一瞬间,被夕阳染红的世界寂灭了,彩霞如潮退般带着一切热闹的声音从两侧急急散去,乌云带着无边的黑暗涌上来,在他的世界里,已经入夜了。他像个沉入海里的人,鲜活的色彩被粼粼波涛隔在自己头顶,让他无法触及。
从被冰冷的海水浸没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就失去了一个满腔热血的变革者应有的热情与希望。
心如死灰般再也无法复燃,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匹野马,他以前的确是,但是现在他就如一匹疲沓濒死的老马。
一只流星从天顶坠落,划下很短却很亮的一道弧,未落地便隐没在夜色中,像银块投进了墨盆里。
可帐外连个守营的士兵都没有,总之没有人把它放在心上。

金黄的太阳升起来,神钟响了三声,全城的人们便在同一时刻醒来,公鸡跳到屋顶上打着嗓子作无用的啼鸣,京城外的各地小钟也响了,全国人都醒来了。
神钟是这个国家的象征,是最珍贵的国宝,是比铁还不可撼动的规矩。据古书记载,开国皇帝,现在皇室的祖先,为了统一全国人的作息,铸了一口神钟,安置在京城中心的钟鼓楼里。神钟不用人敲响,它会在人们该起床时响三声,在人们该休息时响三声,在国庆那天响九声。开国皇帝的子孙们与国民一起严格遵守着神钟的指令,钟声响,整个国家都随之寂静或热闹。于是这个国家没有守夜人,没有宿醉者,连边疆都没有守营士兵。
到了敌国入侵的时候,士兵们因为神钟的限制,训练时间变得很少,赶赴边疆的速度也变得很慢,铁匠们造兵器铁甲的速度也变得慢吞吞的,当大皇子任将军领兵抵达前线的时候,已经让敌军占了上风。
大皇子曾是皇帝最看重的儿子,但他做出了一个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决定:劝老皇帝拆了神钟。
皇帝龙颜大怒,决定用大皇子的性命来捍卫祖宗国法的尊严。
于是这个国家最英勇也最不羁的龙殒命了,流星划下的旦日,敌军一举冲过防线脆弱的边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这个神钟庇佑的国家大片江山。
他们很快就打进了京城里,老皇帝急忙去钟鼓楼叩问神钟,自己应该怎么做。
刻满图腾纹章的神钟沉默无声,老皇帝一抬眼,骇然恸哭。
一条巨大的裂痕从钟顶蜿蜒下来,神钟裂了,像最脆弱的玻璃一样。神钟上的金龙被劈成两半,瞪圆了两只龙目。
皇帝身旁的老大臣跪上来:“皇上,神钟裂痕向南,天在暗示我等往南迁啊!”
皇帝急忙召集皇后大臣,连人带行李塞进几辆马车里,做贼一般匆匆逃出了城。
南方还是一片和平,于是人们还有那等心情去遵守神钟的指令。虽然神钟已经沉默了,但他们仍然忠心耿耿地按照国法规定的时间,在日落时关上了城门。
皇帝一行逃到南城外,却见城门紧紧闭着,面目狰狞的护城神兽雕塑恶狠狠地瞪着他们。
他们绕了道,到达另一座城,看到的还是紧闭的城门。
这时敌军追上来了。
老皇帝拔出剑,割向自己的颈脖。

仓皇出逃的贵族大臣们除了皇帝以外全部被活捉,敌军的将军把皇帝的头颅带回京城,扔在破裂的神钟前面。
神钟发出最后一声哀鸣,一条又一条的裂缝蜿蜒而下。
庇佑了一个国家数百年的神钟就这样在敌军面前碎成一堆破铜烂铁,连着这个骄傲的国家坚守的祖宗尊严一起变得粉碎。
敌军英明的将领想起了那条更英明却陨落的龙,摇摇头,叹口 气。
南方的人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亡国奴。皇帝曾经逃到他们城外,他们却在依着祖宗的规矩休息。
于是人们把皇帝自杀的南城门外称为“落皇杀”,来纪念这个抱着尊严死去的皇帝。

评论

热度(2)